首頁     |     公司簡介     |     新聞中心     |     員工天地     |     服務案例     |     業務反饋     |      聯系我們
• 新聞中心
• 公司新聞
• 職位申請
• 員工天地
• 行業動態
• 市場信息
• 政策標準
• 人物專訪
 
 
 首頁 - 新聞中心 - 阿特斯瞿曉鏵:沒做過老大的光伏穩健派
 
阿特斯瞿曉鏵:沒做過老大的光伏穩健派
北極星太陽能光伏網  2014/5/29
    潮水退去之后,你才知道誰在裸泳。經歷了光伏的寒冬之后,膽兒大的已經凍死在沙灘上,留下來的是穿著泳衣套著救生圈的穩健派們,瞿曉鏵掌舵的阿特斯陽光電力集團是其中之一。阿特斯在規模上從來沒有當過第一,瞿曉鏵個人也總是一副不急不躁、淡定安然的情緒,這樣的企業和企業家注定不會成為媒體和大眾追逐的焦點,因為沒有強烈的沖突和矛盾,故事不夠吸引眼球。但他卻是投資者們的最愛,因為經營夠穩健,公司戰略很清晰。
    沒做過老大的穩健派
    阿特斯的好是華爾街投資者們能夠看明白的好,和華麗的語言相比,財務數據更能征服他們冷酷理性的內心。
    當英利等行業龍頭還在虧損的泥淖中掙扎時,阿特斯已經率先實現了扭虧為盈,2013年第三季度,阿特斯實現了2,769萬美元凈利潤(約合1.71億元人民幣),第四季度實現凈利潤2,095萬美元(約合1.28億元人民幣),全年實現凈利潤1.97億元人民幣,僅略低于以成本控制聞名的晶科,但領先其他中國光伏企業。
    瞿曉鏵帶領的阿特斯以穩健知名,他從不把雞蛋放到一個籃子中,在產業結構上,瞿曉鏵選擇的是“倒三角”結構,2006年起,阿特斯就確立了“倒三角”的商業模型,即組件產能最大,電池片遞減,硅片再遞減,2009年開始涉足電站業務,到2014年一季度電站整體解決方案業務收入占總營收的27.4%;在區域市場布局上,阿特斯的產品在多個電價政策明確的發達國家銷量領先,2014年一季度來自歐洲的銷售收入占比為6%,來自美洲的占比43.6%,來自亞洲和其他地區的占比50.4%。
    瞿曉鏵說,他在選擇進入國家的時候先從低風險國家做起,“上網電價已經存在的、法律風險小、國家經濟實力強,選了加拿大、美國、日本這些國家,現在看起來也是對的。”他也自認為屬于穩健派。“阿特斯對于任何一個市場那種穩健保守的做法,你會永遠看到,他改也不改不了。”他覺得這是自己工程師性格決定的。
    早在2010年整個光伏市場的高溫還沒有完全褪去的時候,瞿曉鏵曾對媒體說:“人千萬不能狂。”這句話說起來簡單,但對于暴富的光伏企業家來說,并不容易做到。
    瞿曉鏵的妻子,同時也是他事業上的伙伴——阿特斯全球市場高級總監張含冰認為,穩健的性格和瞿曉鏵個人成長經歷很有關系。因為父親是清華大學老師,瞿曉鏵從小生活在清華大學校園里,1981年他考入清華大學物理系,直到22歲才離開清華遠赴加拿大留學。
“小的時候就在清華長大,在清華發現這么多的高手,而且他說他讀大學的時候成績總是中游,總有人在前面,他看到很多能力遠遠比他厲害的人。”張含冰說,這使瞿曉鏵在創業成功之后一直能夠保持平和的心態。
    “當初尚德是老大的時候,瞿曉鏵就說我們如果能夠進入前五名就很好了,這個也需要老板有一定的自信心。什么時候能做到老大就做到,做不到就做不到,做老二老三也很好啊。”張含冰帶著點吳儂軟語的口音,笑著慢慢說道,“排名不重要,長遠很重要。不要去拼,慢慢的工作。”
    穩健的做派讓阿特斯實現了逆襲,2008年金融危機來襲之后,往日的光伏行業龍頭日子越來越難過,阿特斯的利潤雖然也在大幅下降,但卻比同行壓力輕很多,無論是現金流狀況還是扭虧為贏的速度,都令同行稱羨。
    現在全球光伏行業開始出現回暖的苗頭,尤其是中國光伏市場的開啟讓很多企業都進入了摩拳擦掌的狀態,今年的上海光伏展會上,很多虧損中的企業又開始了聲勢浩大的展臺活動,一眾喧嘩中,賺了錢的阿特斯仍舊選擇低調地呆著,沒有音響,沒有模特,就連展臺面積都不到大嗓門企業的一半。
對國內市場,瞿曉鏵更多地是關注問題,電站的土地屬性問題、發電效益問題、并網問題。“有些企業可能會不太在乎,我們可能會很在乎。但是到最后我們不 會比別的企業差,我們得有耐心一點。”
    冒險之舉——率先進軍電站
    所以盡管自認穩健派,但瞿曉鏵并不是一個保守的人。“看準的事情還是會去冒險的。”前提是一定要研究分析的很透徹。“如果一個事情你看不懂,只是別人在做,就好像你不做這個事情就是傻瓜一樣,那個時候做通常就是壞事。所以我會希望把一個事情真的弄懂了,理解了,自己覺得有把握了,做的時候不會保守。”
2009年,瞿曉鏵就是以這樣的思路實現了彎道超車。2009年之前,作為光伏電池上游的主要原材料,多晶硅價格走出了一條陡峭的上升直線,尤其是在2008年,多晶硅價格曾一度達到500美元/公斤,暴利吸引多數光伏企業紛紛上馬多晶硅項目,如英利2008年成立六九硅業,涉足多晶硅產品,賽維LDK則在2007年就已經開始布局多晶硅生產,龍頭老大尚德雖然沒有自建多晶硅生產線,但與美國MEMC簽訂了長達十年的多晶硅協議,供貨價100美元/公斤。
在原料壓力面前,瞿曉鏵挺住了,經營思維奉行“卓爾不同”的阿特斯和擁硅為王的光伏企業同行選擇了一條不同的道路,進軍下游光伏電站,于2009年6月在加拿大成立了一家子公司,用于運營加拿大的下游電站項目。
    這一策略幫助阿特斯在光伏行業進入下行周期時成功反殺。“現在大家都說這一輪比較慘的企業很多都是擁硅為王,在前端制造業投入了太多的資金,最后在行業形勢不好的時候,資金非常緊張,成為好幾個企業轉不過圈的一個重大原因,而阿特斯是輕資產。”
    但這都是時隔多年后終被驗證的正確,2009年瞿曉鏵決定進軍光伏電站下游,穩健派的這一冒險之舉當時并沒有贏得分析師認可。
比起上馬多晶硅項目的同行,阿特斯是幸運的,但這份幸運得來也十分不易。“我在加拿大電站業務中投了3個多億的美金,才在去年二季度開始看到回報,說起來不比他們在多晶硅項目上的投資少。”瞿曉鏵說。
    加拿大電站項目的延期也頗讓張含冰捏了一把冷汗。原本預計2011年就可以完成售賣的電站受審批、環評、并網、施工等各方面因素影響,直到2013年7月才以0.52億美元(約合人民幣3.2億元)售賣給橫加公司(TransCanadaCorporation),結束了第一個電站項目。
    阿特斯與橫加公司一共簽訂了總價約27.4億元、總量86兆瓦的9個太陽能電站項目,截至2013年底,阿特斯在加拿大完成了6個電站項目的交割,裝機容量總計77.6兆瓦,全球的項目儲備已經超過1GW。隨著加拿大電站項目陸續實現售賣,公司預計2014年全年凈營收約為27億美元—29億美元,同時大約有50%的收入將會來自于其整體解決方案業務。
    阿特斯率先做出的轉型示范給了其他企業信心,光伏寒冬中,不少光伏制造商選擇向下游電站拓展,阿特斯模式成功引領了中國光伏企業轉型風潮。
    下一次冒險?
    看懂阿特斯的戰略核心并不難,它就寫在公司的品牌口號上“卓爾不同(MaketheDifference)”。過去四年,阿特斯靠率先進軍下游電站與多數光伏組件企業走出了一條不同的道路,接下來呢?
    隨著越來越多的光伏電池和組件制造商向下游轉移,阿特斯和其他光伏企業面目越來越趨同,瞿曉鏵坦言,下一個階段轉型向何處,是他經常思考的問題。
    “現在企業的生存問題不會讓我睡不著覺了,但是下一步創新的商業模式在哪兒,這個問題有的時候會讓我半夜醒來的時候心里一驚。任何一個商業模式只能領風騷三五年,很快就會有新的企業跟隨,所以一定要找到新的商業模式,我也一直在想,一直在探索。”眼下,瞿曉鏵還沒有找到答案。
國外不是沒有新的模式,如美國SolarCity的模式就引發了國內多家光伏企業的興趣。SolarCity是美國一家向用戶出售電力的能源公司,通過吸引大量稅務投資基金投資屋頂光伏發電系統,一方面使得投資人實現稅收減免紅利,另一方面通過出租或出售電力實現收入。SolarCity通過將屋頂光伏發電系統租賃給用戶(一般為物業所有人)收取租金或者和用戶簽訂售電協議收取電費,在這種模式下加州用戶支付的單位電費低于從電網購電平均成本的15%,光伏發電具備了與傳統能源競爭的價格優勢。
    但在中國,分布式還困難重重,從產權、補貼到結算都還沒有完全理順,距離形成成熟的商業模式還早。“光伏是做分布式電站最好的技術,光伏生來就應該是做分布式的,只是需要一段時間。現在很難,但是有一天大家會很驚艷。”瞿曉鏵說。
    瞿曉鏵需要再等等,他對于進入節點有十分精準的把控。中國的光伏企業和其他任何一個行業都不同,他們是先在歐美等成熟國家歷練,見證并參與了德國、加拿大、美國、日本等發達國家光伏市場從萌芽到爆發的全過程,之后又折返回來開發中國市場。
    瞿曉鏵說,德國的電價政策2001年出臺,而市場爆發則在2004年。加拿大市場啟動于2009年,2010年公告第一批項目,正式開工建設經歷了3年時間,其間監管部門、電網、環保部門、土地管理部門逐漸摸清一個項目怎么審批。
    瞿曉鏵判斷,中國的光伏市場同樣會遵循國外的規律,先是地面電站發展,之后是工農業分布式項目開花,最后才是家庭分布式光伏項目的爆發,電價政策明確之后還需要三四年的時間才能把流程完全理順,得到各類創新型金融手段的支持。
    因此無論是已經開始起步的電站資產證券化也好,還是招商新能源發起的第一個光伏眾籌項目也好,瞿曉鏵并沒有打算盲目踏入。他認為,只要中國的光伏項目能夠實現高質量的穩定收益,以銀行和保險等金融機構靈敏的嗅覺,自然會緊緊跟上。
    “光伏行業走向正軌,在投資人心目中建立起信譽的時候,就會水到渠成。”瞿曉鏵認為,重要的是一定要保證拿給投資者的光伏項目是真正的高質量資產,“即使不證券化,你自己拿在手里也不后悔的資產,你把他拿出來證券化,這樣才是對得起投資者,如果不是這樣的話,就是另外一種行為了。”
    瞿曉鏵對光伏行業的很多觀點聽來非常樸素,而這份樸素是在加拿大、美國、德國、日本等多個市場摸爬滾打得來,實踐將很多樸素的觀點進一步深化,成為瞿曉鏵經營阿特斯的理念,如不把雞蛋放到同一個籃子、不跟風、以長久的眼光做事情。
    生活中的瞿曉鏵和妻子張含冰也是樸素的人。兩個人在外吃飯吃不完的一定會打包帶走,就連會議上發的瓶裝水沒喝完的也會帶走,出差在外從不選擇五星級酒店,阿特斯總部的辦公樓低調的令員工都覺得不好意思。“總部小樓是附近最爛的,有點像大隊隊部一樣。比辛莊鎮鎮政府差多了。有人說大領導來了我們都不好安排,這樓太不氣派了,顯示不出咱們的實力。我說這個沒辦法,可以顯示出我們的另一種風格,比較實在。”
    內心堅定的信念比外在的追捧和認可更能讓企業家獲得力量,瞿曉鏵追求的是持續和卓越,雖然從來沒有當過這個行業的老大,但在這個行業誰也不敢小覷了阿特斯,更期待著瞿曉鏵的第二次冒險為中國光伏指明下一個方向。
 
     
  新聞添加人:高創特    添加時間:2014-5-29    閱讀次數:6798    
  ←上一篇   下一篇→
  首頁    |    公司簡介    |    新聞中心    |    服務網絡    |    業務反饋    |     聯系我們
地址:蘇州市高新區鹿山路369號環保產業園    郵編:215129
電話: 0512-66908628    傳真:0512-89188864
Copyright © 2010 GAOCHUANGTE NEW ENERGY All rights reserved.  蘇ICP備10207671號
瑞波币今日价格 赛车pk拾开奖软件 四肖期期准准期谁 赛车pk10软件下载 江苏快三计划网页版 有没有新时时赔率高的平台 小鱼儿玄机2站开奖开奖结果 北京pc28单双有规律吗 3d开机号开奖号100期 重庆时时彩改为20分钟 天津福彩快乐二十分 快乐十分怎么看走势图 pk10冠军走势图如何看 国标麻将app 安徽时时计划软件下载 山西福利彩票20选8走势图 快三开奖结果广西